咨询热线:13915300089

网站地图图标 邮件图标

into Dongxin clothing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关于我们列表

公司简介

新闻推荐

为谋私利串通投标报价 不

为谋私利串通投标报价 不

微软靠价差强推Vista 厂商

微软靠价差强推Vista 厂商

劲嘉股份:3C包装表现亮眼

劲嘉股份:3C包装表现亮眼

产品:临湘市彩盒厂家直

产品:临湘市彩盒厂家直

联系我们

江阴市东新服装商标有限公司
联系人:蒋总
手  机:13915300089
电  话:0510-86301317
地  址:江苏省江阴市长泾镇习礼小庄圩104号

宣纸到底适不适合书法?
作者:新火平台    发布时间:2020-07-11 21:46    点击次数:次   

  在练习书法的过程中,一直用手工毛边纸作为主要的消耗品。在历经千辛万苦之后,找到了合适的笔墨,却任然摆脱不了毛边纸。宣纸试过多种品牌,但总觉得它们并不适用于纸上调锋,并且线条有曲折时表现不如人意。最重要的,笔画边缘的不确定的洇墨实在让人挠头。 我的问题是,宣纸到底适不适合传统书法?宣纸何时应用在书法上的?晋唐时用的是啥载体?有没有书写感觉类似于手毛,但又能写得更精致并可以装裱的纸? 一直都是自己一个…

  其实,能问到这个问题,本身就说明题主已经意识到了书写介质和最终作品的表现效果之间存在决定性的关联。很不幸的是,也许目前很多人(包括部分从事书法教学的老师)都对这个关联不甚明了,导致选择失当。

  作为一个曾在生宣上练过大约1年行书的爱好者,我当时的困惑是,无论怎么努力,都不能很好地控制笔划的质感,找不到古帖上的字那种干净、利落的感觉。

  当时也曾问过老师,未能解惑。直到后来自己试过了能买到的各种不同品种的纸,在博物馆见到了不少名家的作品,才惊觉:我们能见到的绝大部分的传世墨迹,都不是写在生宣上的。

  私以为,要回答题主的问题,首先要重构问题的主体,不是“宣纸适不适合书法”,而是要反过来看,找到你的书法适合什么样的纸张来呈现。

  确实,现今一提书画,就必提宣纸,“宜书宜画,纸寿千年”,这不假。但在历史长河中,宣纸长期是作为一种地方性的精品纸种存在的,虽然享誉国内,但从未达到过今天这种“一统江湖”的局面。而尤为麻烦的是,目前大家在提及宣纸时,默认指的是未经二次加工的生宣,这仿佛形成了一种心理暗示:只有现在的生宣才是正宗的宣纸。再用这个前提去推导,就形成了这样一个逻辑链条:

  中国古代的造纸技术,大概是沿着麻纸→树皮纸→混料纸这一脉络发展过来的, 在晋唐时期,麻纸是主流,由唐入宋,则楮皮纸、桑皮纸等以树皮纤维为原料的纸兴起,一些地方间或以竹纸闻名,再后来,才有混料纸。而按照目前的资料,宣纸大约是用青檀皮与沙田稻草两种原料,用不同配比抄成,按青檀皮含量的高低,分为特净皮,净皮,棉料等,也即是说,当今的宣纸配方显然属于混料纸,它出现的时代不会太早,这一点,在各大博物馆的书法馆藏中,可以得到印证。

  从陆机平复帖用的麻纸,到苏、米等人法帖用到的楮皮、桑皮纸,它们在构成上,与现今的宣纸迥异。而王羲之所用“蚕茧纸”,虽今已不可考,但可以推断,性质应更接近于陆机使用的麻纸。

  这些纸张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构成纸张的纤维形态不同。青檀皮纤维的长度和透光性,明显小于桑皮和楮皮,而纤维的性质正决定了原始纸张的吸墨性、韧性、强度、厚薄、透明度和平滑度,这些因素对于笔墨表现力的影响,不可谓不大。

  仅以唐朝为例,纸的产地和品种就极其多样,仅向朝廷进贡纸的就有常州、杭州、越州、婺州、衢州、宣州、歙州、池州、江州、信州、衡州等11个州邑。出名的原生纸种,据记载,有益州的黄白麻纸,杭州,婺州,衢州,越州的藤纸,均州的大模纸,蒲州的薄白纸,宣州的宣纸,韶州的竹笺,临州的滑薄纸等。只能说,当时的宣纸,是众多著名的原生纸品种之一,但并不是唯一。

  在著名的小楷作品,笔法精妙、墨色淋漓的唐人的灵飞经写本中,我们也可以看到类似的细长纤维存在,这个纸与我们今天所谓的宣纸有着天壤之别。

  古代的宣纸,更多是一个地理生产标签,有记载最早出于唐,指代的是“宣州纸”,而宣州这个地理范围不小,因此完全可能出现多种不同原料用于造纸的可能。其实,在明代以前的记载中,宣州盛产楮皮,而对于就地取材的纸匠来说,很可能对楮树皮和青檀树皮不做区分,同时用于造纸。因此,彼时的楮皮,很可能也是“宣纸”的主要原料,直到清中期以后,宣纸的配方才纯粹采用青檀树皮。而现在能买到的便宜一点的宣纸,一般都不是手工工艺而是机制加工,关键的漂洗环节、纸药成分都还和传统宣纸不一样,这样造出的原纸,不仅性质和清中期的不一样,和明以前的肯定更区别更大。

  第二种不同,则更为关键,那就是生熟度的区别。如今我们说到宣纸,一般都是默认指生宣,而即使是熟宣,一般也就是多个上矾工序罢了,十分简单。但根据史料记载,在明朝徐渭的大写意流派诞生之前,几乎没人用生纸干活。宋人邵博于《闻见后录》卷二十八写到:“唐人有熟纸、有生纸。熟纸所谓妍妙辉光者,其法不一。生纸非有丧事故不用。”说得很明确了,一次制造出来的原始纸张------不管是不是宣纸,只要是生纸,都不是拿来搞书画的。

  而唐人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卷三谈到“好事家宜置宣纸百幅,用法蜡之,以备摹写”。又有“开国工家背书画,入少蜡,要在密润,此法得宜”。这里面提到了当时著名的宣州纸,可是这个“宣纸”的主要用法,也不是直接拿生纸去写,而是在纸面上均匀地施上一层蜡质,这是为了使纸张更加“密润”,从而降低纸张的吸水性,又能提高纸张的透明度。

  再有如历史上的徽州名物------李后主亲自监制的澄心堂纸,可以说是古代书画用纸的极品了。清《江南通志》中有这样的记载:“南唐主好蜀纸,得蜀工,使行境内,惟六合之水与蜀同,遂于扬州置务。”不过李煜还不满足,后来甚至直接在南唐皇宫“澄心堂”中,开设纸坊,亲自动手搞创造,最后,才得到了澄心堂纸。有人说这个纸也是宣纸,论产地这倒并不一定错,但请注意对澄心堂纸的描述:“肤如卵膜,坚洁如玉,细薄光润,冠于一时”,就这个平滑度和薄度,从形容词上就知道和今天的生宣有多大区别了。

  在下的猜测是,他不是真的想当抄纸工,而是独创了一套纸的二次加工技术。把属于半成品的生纸,加工成了精美绝伦的熟纸。而这个再加工过后的纸,才是适宜书画的。因此,不是宣纸不好用,而是生纸不宜书。

  涂布,顾名思义,就是在纸张上刷东西。古代由于造纸技术水平的限制,原始纸张比较粗糙,直接在生纸上书画会洇得厉害(但其实古代生纸的洇墨程度只相当于现在的半生半熟宣水平,比现在的生宣要熟),因此机智地古人想到了给纸刷上涂层。这个涂层的配方可谓是千变万化,不过原理却差不多,那就是用涂料将生纸纤维之间的空隙给糊住,达到控制水分扩散程度的目的。而涂的东西多了,纸面不平不利行笔又怎么办?很简单,用光滑的石头在纸张上压、擦,纸张就光滑了,这就是砑光。

  因此,与其用生宣和熟宣这一对局限概念来描述我们的书画用纸,不如扩展视野,用“生纸”和“加工纸”来讨论问题。之前也说过,我们能见到的绝大部分的传世墨迹,都不是写在生宣上的,那写在什么纸上呢?毫无疑问,就是加工纸。

  如下图几幅董其昌的作品,我们的感受是墨色分明,流畅明快。笔画边缘非常清爽,绝无滞涨墨痕,这就可以断定,他用的不是生纸,而是加工纸。

  加工纸的方法和品类,可以说是极其繁多的,它的技术含量,往往比造纸本身还高,但很可惜的是,一些技术已经失传,飘散在了历史长河中。

  比如唐代最著名的硬黄纸,我们今天见到的诸多二王摹本,以及敦煌经卷,都是写在硬黄纸上的,历经千年,墨色如新,可见这种加工纸的性能和耐久度------如果有的话,这种纸应该是最适合小楷和二王一脉书风的了。只可惜我们就算通过历史记载,知道了它有染黄、施胶、上蜡、砑光这些加工步骤,目前还是没有人把它给复原出来。

  在现在还能买到的加工纸里,洒金宣、粉蜡笺、色宣、药染宣等纸性比较熟的纸,都还算是适宜帖学书风的,写作品时可以考虑。

  生宣熟宣都不好用,毛边纸太粗糙笔感很糟糕,而对于我们贫穷的劳动人民来说,动辄数千上万元一刀的高级加工纸又实在太贵,那又怎么办呢?其实,可以自己动手,尝试一些涂布实验,将廉价的手工毛边竹子、楮皮纸或者生宣,进行二次加工。可以往上涂的东西很多,以古为师的话,淀粉一类的都可以,有些东西很玄学,在此不一一详叙。反正给生纸刷上稀释过的豆浆,再用卵石打磨一下,书写效果就很不错。

  当然,有时候尝试也会失败。比如下面这次,是用的纸张较厚、韧性很强的高丽纸生纸来做的,因为涂了两遍涂料,导致纸张吸墨性变得很差,墨迹最后浮在纸张表面上,仿佛被一层膜给隔开了。

  但放大过后仍能发现,字的边缘比较平滑,墨色很丰富(这跟用松烟墨也很有关系),写的时候笔感很流利。也就是说,如果对涂层控制得当,这种纸就有很好的潜力,来表现在下想要的书风。

  此外,在下并不赞同把生宣作为练习纸(除非能搞到20年以上的手工生宣陈纸,应该不便宜)。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因为生宣的吸墨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如果要不洇,必须要运笔速度很快,这种练习,对于下笔力度和笔法控制是一种有损的习惯;而使用偏熟性的加工纸上练习,字的停驻、力度、连带关系都能控制,这给书者以更大的可能性空间,而更大的可能性,需要更精确的对笔的控制力,反而容易暴露线条和结构的问题,而解决了这些问题,才能有所提高。总之,我们不能指望,长期用着不称手的纸,最后还能写出称心的字,那是受虐。仅就小行书来说,个人认为生宣的表现力,不如牛皮纸,牛皮纸还真能做到“取其流丽,便于行笔”。

  当然,说了一半天,也不是说生宣就不能用了。写大字的,写王铎、傅山的,追求飞白效果的,写篆、隶一类的,净皮生宣还是挺好用的。在下想强调的只不过是:不要认为在生宣上写书法,是一件理所当然的正确的事情。书法从来就不是为生宣而生,生宣只是拓展了书法的表意范围,我们不必削足适履,认为写不好生宣,就是写不好书法。

  其实,在书法表现效果的呈现上,文房四宝中的纸和笔是影响最大的,墨次之,砚属于吉祥物,以后有机会再详说。

  在下走的是民科野路子,理论粗鄙,字也写得不好,纯粹是出于兴趣爱好,才把这些值钱的干货分享给大家(笑),不只是搞哲学的要拿锤子,写书法也请拿好锤子。

  纸张有专门的学问,我并不太懂,只有一点使用的体会,说出来大家笑笑也好。

  说纸,其实还有笔,羊毫。二王也不用羊毫,我们怎么办呢?到林散之不仅要用羊毫,还专门要用长峰羊毫,他怎么写呢?

  合适与否,至少明清以来几百年的时间,书家驾驭宣纸,特别是生宣的技术已非常纯熟,且拓宽了书法的表现路子。

  生宣,洇,没法写,这是很多人第一反应。我想这一是书画纸引起的,二是现在纸张确实不厚实。

  现在很多宣纸,其实是书画纸,也就是不含檀皮的。这种所谓生宣,质地粗疏,写个大字篆隶或者挥洒游戏一下还勉强,若写小楷小行书,一下笔就是一团墨疙瘩,根本是没办法施展的。

  其实好的净皮生纸,纸张洁白密匀,抖落哗哗有声,用刀裁取,边缘十分齐整,不像书画纸,总卷起毛边儿。而且下笔微微浸润,是有轻微的洇开感,但不碍事,恰到好处。

  这次我去台湾,帮行深兄带当地产的楮皮纸,生纸,可以担当山水的多次敷染,其质感可见一斑。

  现在国内的宣纸,还是红星。虽然市面都叫质量大不如前,但依然是目前最好的,就是价位稍高。前几年,我买了些汪六吉,火气一退,也堪合用,价位比红星便宜些。

  有条件的,且真要写字的,红星特净囤几刀,三十年用不完的。因为平时普通纸写写,等有应酬,裁两张而已,消耗很慢。

  这种质量的生纸,熟手写小楷也没问题的。若真觉得不合用,再选熟纸也可以。

  毛边纸,适合初学,因为有足够的余地让你把该做的做完,但最终要进一步,还是要用宣纸练的。

  为什么呢?毛边纸上,能解决用笔的沉着问题,就是慢慢写,慢慢做都可以。但解决不了含蓄问题。

  往往毛边纸写出来看着好像还是那么回事,但一换宣纸,毛病百出,这不是纸张问题,是用笔问题。等于宣纸把你的问题放大了,你的用笔不含蓄。

  含蓄,直接表现出来就是线条的干净,明利媚好,如锥画沙。这点毛边纸上你拖沓一些,没事儿的,看不出来的,宣纸一拖沓,就不可能干净,所以说是用笔问题。要含蓄,这种收摄力要比先前大得多,所以到了宣纸上才会发现,以前以为可以三分力气就做好的,其实要十分,那七分以前都稀里糊涂混过了。

  沉着含蓄都有体会以后,才能写蠟笺。董其昌小楷小行书,最爱蠟笺,爽滑自如,非常适合他,看起来只用三分力。但这种纸留笔最难,初学,不要用蠟笺,那种飘洒,只是假象,三分力不是那么好用的,要学满十分以后再用,是真三分。

  先简要回答题主的问题。宣纸适合书法的练习与创作,(但不太适合不能够调配好材料关系,手上技法生疏也单薄的初学者,或者想要获得流畅书写感觉的爱好者,许多人喜欢生宣,除了它丰富的水墨表现效果之外,还喜欢它艰涩的书写感觉!)表现的效果不合己意,是因为题主技术上的问题。如果题主不能够在生宣上表现的如意,(据题主提供信息,判断题主问题中的“宣纸”具体应该是指现在的生宣。)可以尝试使用其他不太洇墨,表面更光滑的纸张,比如半生熟,蜡染宣等等。

  生宣的使用,滥觞于明清之际,晋时造纸术还没有唐发达,但也有麻纸。唐代硬黄纸,质地较为精细,可以用来抄经!

  宣纸当然适合传统书法,而且它的独特性能也受到许多当代艺术家的喜爱。当代的审美与技法工具不可避免的会受到上溯较近时代的影响。比如生宣羊毫的使用。

  一方面书法爱好者或者专业学习者会接触到近时代的作品,受其影响而使用相进的材料与技法来表现,比如用羊毫生宣来书写与仿创邓石如的《白氏草堂记》,或者金农的“漆书”;

  另一方面,民间的实用书法,比如书写祭文,族谱,春联,红白生辰对联,有大部分都能看出来有清一代碑派书风的影响,具体表现为厚重的线条,粗犷的用笔,开张茂密的结体。这些实用书法,说明书法的技法除了被以艺术之名传习之外,还以另一种贴近生活,为用而生的形态存在着,实际上这正是书法最原始最本真的样貌:上古结绳记事,殷商刻骨问天。都是为了用而生。

  有趣的是,虽然在现代实用书法里所使用的材料已经不是生宣(比如万年红!),但各地民间的老先生们都不约而同地依然带着在生宣上书写的习惯,依然表现茂密开张的结体与厚重的线条,说明有部分老先生拥有在生宣上书写的经验。这种经验能够流传至今,足以说明前代书写技法与材料对现代的影响。而之所以会使用这种材料进行书法创作,一定是因为它具有某些特性,使得它更适合应用于书法创作。

  1:生宣的材料以檀皮为主,按比例品质不同又可分为“净皮”“特皮”“特净”,好的生宣具有较强的延展力,较强的韧性,纸张强度较大,在书写时不易破损,能够表现书画家挥毫的力量感,使线:手工生宣分为光面与糙面两个面,光面即捞纸时朝上的一面,而糙面则是朝下的一面,密布细细的均匀平行纹路,光面则显得光滑,细看有细密的刷痕。如果技法到位,足够表现细腻与粗犷的笔触感。(如@履斋兄所言,材料够好,技术到位的,完全可以写蝇头小楷!)

  3:在书写时笔头与纸面摩擦使线条边缘的细微起伏,这种起伏多时,有时会使线条显得生硬漂浮疏松,传统中讲某人字有“火气”,这也是一个原因,在书写时,行笔过后线条会自然的洇出一点淡灰色水痕,使线条看起来更加的润泽,“血气”“筋骨”更强,精神完满则有生气;

  另外,洇开的水迹有时会使线条看起来有一种模糊的感觉,不像二王帖学一脉的作品纤毫毕现,用笔起始分明,但正是因为这样,这种效果在正确有力的用笔前提下,能够表现碑刻风化磨损的朦胧感,能够表现摩崖的雄肆,而这,却是帖学硬毫侧锋所不及。

  这种效果有时也能够弥补书写时的疏漏,还能够自然地合并一字中凌乱破碎的小空间,使整体效果疏密松紧分明,形成一种大开大合,疏可走马,密不透风。对这种效果运用的典例莫过于王铎,只不过王铎更喜用绢,而实际上在生绢上的洇化效果与在生宣上的洇化效果道理都是一样的,都是纤维间距对水以及极细的碳素颗粒的离心分散,效果也大致一样。

  4:在韧性极强的前提下,书画家为了表现自己想要的效果,会对作品采取一些特殊处理,比如揉纸,染纸,还有用砂纸磨的,有先处理再书写的,有书写了再处理的,还有多种处理方式综合一起用的。但这么多的考验,宣纸都经受住了,只要没有将纸损坏(故意做破损除外),装裱之后就能够恢复到平顺完整的效果(虽然细看还是能够看到磨损与折痕),而其他的纸张,在经过这些处理方式之后则很难再恢复平整了。

  而现在市面上销售的宣纸,质量参差不齐,而且也大不如前,在利益的驱使下,开始用其他材料仿制宣纸。青檀木生长缓慢,制作周期长,而在现在生活基本需求满足的前提下,人们开始追求精神上的享受,在几千年的历史积淀下,催生了大部分的书画爱好者,人们开始了学习书法的热潮。与此同时,也给相关产业带来了春天,宣纸作为最基础的材料,无疑会受到泽被。在供不应求的市场形势下,开始尝试使用其他材料代替檀皮来制作宣纸。

  于是龙须草纸应运而生。龙须草是草本植物,生长周期自然比木本的青檀木要短,对生长环境也不太挑剔。很快,市面上便出现了一种雪白雪白类似宣纸的书画纸。是的,为了与真宣纸进行区别,业内有称其为书画纸以与之区别。

  因为原材料的缘故,宣纸会出现类似象牙的有光泽的淡黄色,而龙须草纸则呈现一种被漂白过才特有的白色,特别白,惨白。

  写过这种纸的书友们都有过体会,此纸极易洇化,笔画最容易写的软弱,如果直接倒一得阁书写,则会得到一滩烂泥一样的效果,整张字就像从水里捡起来的一样,书写时要么虚浮无力,要么极艰涩,摩擦力大。基本上写过一次不想再写第二次,除非有特殊需求。费墨,且不养笔,调试墨汁又需要花费时间与各种材料,极不划算。且不能留笔,不能覆盖,二次书写见不到重复用笔的痕迹。只能提供给初学书法的画画养养笔性,或者写一些荒率的作品。

  最好到实体店购买,多看看,可以仔细的看到原材料,仔细比较,有的店子还能撕一小部分试一试,有较大的几率选购到适合自己的宣纸。态度一定要和善哦!

  多准备银子!现在价位在两三百以下的宣纸,大多都是龙须草纸,如果想买到真的手工生宣,建议到更高的价位去寻找,五六百以上,比较靠谱会给你真手工生宣。如果遇到良心商家,在三四百的价位也许能够买到手工生宣。

  另外,买纸的时候如果能够到时自己自产自销的店铺购买,会比较靠谱。这样能够避免商家为了赚回进货的钱而提高价格,这一部分开支实际上是可以避免的。而且当你使用有什么问题向店家反馈,店家也会乐意的去接受,并且再依据你的需求再提供选择给你。

  真正的宣纸就没有生熟之分,都是生宣,只分棉料,净皮,特净皮,相当于生,半生,熟,叫熟宣的都是加工书画纸,不信你去找找红星有没有半熟宣纸.生产宣纸的厂就那么十来二十家,真宣纸基本都有原产地保护标志,下图是宣纸博物馆商店红星牌的价格

  周东红老师,大国工匠里面有他,当然也是全国劳模,我们村人,博物馆不在我们镇上,在红星厂边上,但我们镇是发源地,所以红星里面员工百分之八十都是我们镇的,解说逢人就说我们哪里来的,然后周老师就用吴语(土话)问我们怎么过来玩,我们就说镇上村里都停电了,然后都笑了,需要说明的是土话在县城已经无法交流,只有少数几个乡镇土著会说,博物馆二楼名家字画没有拍照有点可惜,有人可能会说你去过不让拍。哈哈没错,但你要看你是怎么进去的对吧,就这样吧,周东红这样的纸工我们这有几千人,但是劳模可能就他一个,一般早上4点起床,吃过早饭干到下午,你们说真宣纸贵,但你要知道线吨左右,没加工的檀皮一千多一担处理后需要人工一根根挑捡出来,对我来说它本身就是艺术品

  要是以高要求来看,其实一切都是功力问题,高手甚至能在极生的宣纸上写小楷而不失细节。

  在涉及到下笔洇不洇纸的时候,我们要先摆脱掉纸的品种概念,而是去看生熟的概念,即使是毛边纸,也有和生宣一样洇墨的品种。

  你可能是蘸墨太多了,导致墨洇开,但你可能会觉得蘸墨少了行笔太涩,这也跟你的笔毫行笔时绞得不够紧有关系,而你的行笔速度也可能过于慢了,导致洇墨。

  而宣纸按洇墨程度分的话也分生宣(非常吸墨),半熟宣(介乎两者之间),熟宣(一定也不透墨),这三种细分的话还有更多层次,有些七分熟,有些四分熟,这样的划定是根据书者多年以来的经验判断的。

  如果你觉得实在是洇纸,可以换用较熟的宣纸来写(我怀疑你是买到新产的生宣了),比如半熟宣,或者七八分熟的宣纸。

  晋唐时多用熟纸,每个地方用的纸都有些差别,工艺的差别,原料的差别都有,所以也不好说晋唐时他们用的是哪种纸,但总的来说基本是熟纸。

  按照我开头的讲法,其实还是功力问题,只要用墨能力,用笔能力够高,其实是不择纸笔的,只要功力够高,即使是很淡很淡近乎于水的墨,在生宣上也可以做到不洇开,去看看董其昌的“淡书”就明白了。

  如果实在不喜用宣纸,可以试试元书纸,元书纸也是竹纸,产地主要是富阳,要比毛边纸来得细腻精致些,一般是半熟,裱起来也好看。

  现在的人之所以喜用宣纸,是因为真正意义上的宣纸表现力实是极为丰富的,明清书法在用墨上有极大进展,许多书家追求用墨的丰富性,而能够表现这样的丰富性,宣纸是再好不过的了,好的毛边纸墨色可以分好几层,但正儿八经的宣纸可以分出十几层甚至几十层的墨色浓淡,在干湿表现上也比其他纸要优秀得多,当然这需要用到足够好的墨

  我是书法爱好者,但对于书法材料的研究并不逊于专业人士。先不谦虚的表述下,以引起你的注意。

  宣纸适不适合书法?这样的问题既涉及书法本体,又涉及书写材料,不可以孤立来看。就实用书写而言,宣纸中的熟宣是可以的,但并非上乘。古代实用书写文字较小,常常字径约一厘米,甚至更小。若在生、半生宣上书写,纯属自找没趣。即便是熟宣,其书写面往往粗糙,体验不佳,也影响笔尖运作(毛发丛体对书写面的要求高于硬笔)。因此,晋代以来,人们都会对纸张进行加工,主要是涂布工艺。事实上,竹、木简时代,人们就已经在书写面上涂胶了。

  倘若你写传统书法,尤其是宋以前的书法,最好不用生宣。有条件选用有涂布的纸张,如粉蜡笺。硬黄纸现在尚无人批量生产、销售。否则,不但出不了效果,笔法都会有所改变。

  其实,作为一个现代人完全没有必要拘牵自己,非要按老思路选择笔墨纸砚。完全可以从现代工业产品中寻找替代品,比如铜版纸(可小字)。

  最后,宣纸本来就不是市场宣传的那样。古代很长一段时间,根本就没有宣纸,此其一。其二,古人所谓宣纸也不是现代的宣纸。写毛笔字就要用宣纸的,盖对造纸术和书写史缺乏常识性了解所致。

  谢a power 邀!宣纸有标准定义:“采用产自安徽省泾县境内及周边地区的青檀皮和沙田稻草,不掺杂其它原材料,并利用泾县独有的山泉水,按照传统工艺经过特殊的传统工艺配方,在严密的技术监控下,在安徽省泾县内以传统工艺生产的,具有润墨和耐久等独特性能,供书画、裱拓、水印等用途的高级艺术用纸。”这里面的要素缺一不可。所以题主所述宣纸可能首先“不标准”。其次,宣纸和一般书画纸,有生熟之别,根据书体字号选用就好。好的宣纸化墨能力很好,想象一下,墨汁分子透进纸纤维,渗下去,洇开来,不同于普通纸是平铺的没有立体感。普通纸是水过地皮湿,宣纸则可以做到浇透的感觉。

  别被宣纸绑架。晋唐基本都是硬纸。即便是很熟的熟宣,写之前尚且还得用东西抹一抹,不然粉多了不好写。主要看写什么风格,玩宿墨等等那类大家伙的,当然得宣纸,写晋唐小字最好是熟纸,细节才能表现,另外如果用墨汁,还有个兑水的问题。另外,并没有规定,毛笔只能用宣纸。

  最近也很迷茫 满淘宝找纸。水平很差,但是深有同感。看了一些专业回答,解答了一些疑惑。

  个人觉得准确来说 ,现在的宣纸只有几家在产,其他的应该叫书画纸。然后书法自古以来不是只有一种纸能写,现在也没必要只追求宣纸,认为宣纸是书法的终极用品,其实是误解。也不用担心我现在毛边纸练好了,那以后宣纸是不是很不习惯?这类问题有点杞人忧天。好点的毛边和元书也能装裱。也能保存很长时间,别想什么千年,留给后人什么墨宝,和我们没关系。

  另外生宣锻炼笔法我倒是没听说,起码我去看如今一些国展老师开课现场临摹或者文章也不会建议用生宣练,反而一直教导大家要和原帖精准。(仿佛是国美的传统?)能够在生宣上小楷,只是说明书家功力厚,但是他在学书途中不会一直用生宣练习提高自己的功力,这是个先后顺序。

  如果毛边元书不能满足,那么半生熟煮捶豆腐 皮纸试试,现在的产品良萎不齐,只能花银子去试。要么上个中书协会员办的网络或者面授班,听老师的,会少走弯路。

  以上有个前提,就是基于贴学二王一路书风来说,以前看过齐玉新写过的笔墨纸砚的文章,觉得挺好。

  适合自己的纸,适合表现原帖的纸,我觉得就是好纸。价格高低会决定用料和工艺,但是不见得适合你现在。专心练字才是王道,我感觉到自己快偏了,天天琢磨哪种砚台。其实差不多合适就可以了,学书法不要玩书法。

  的宣纸(或其它纸类也行,一般要求手工,不洇,微涩),只有写榜书的时候才会用生宣。晋唐肯定不是用宣纸,兰亭是蚕茧纸,祭侄稿是白麻纸。米芾的蜀素帖是绢,宣纸大量应用于书法应当是明清之时。

  各有利弊,整体来说,生比较好些,可以由墨的浓淡,运笔的速度控制洇的程度,熟则不可弥补行笔的缺陷。

  但是事物都有两面性,浓墨自然费墨,成本高,且掩盖笔法的缺陷不易暴露。淡墨掺水便宜但滑,掩盖笔力不足的缺陷,笔力常写自然会增长,笔法则属于技巧,不暴露问题不易改进。

  笔墨纸砚是四宝。这个纸是载体阿。从历史角度还是从观赏角度艺术角度,都挺重要的。


新火平台